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151、女教師的課后輔導(5)

作者:海岸線文學網分類:都市言情書名:師生淫亂專輯直達底部
一秒記住 00有愛小說網 www.xmqad.com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00ui.cc

    握著相本的手已滲滿了汗水,但美穗還是開了口。

    “那件事……完全是出自意外。”

    “意外?簡直一派胡言。好像不清楚到底自己做了什么事。那可是高中生呢?你自己教的學生。”

    “不……不!我說真的。這是我被強暴時被拍下的照片。”

    “真的!我是被強迫的……”

    “閉嘴,那知不是會做那種事的小孩,這孩子我最了解,是你誘惑這孩子,那知也這樣說,雖然他在學校的成績不是頂尖,不過他是我從小撫養長大的,個性我最清楚,他是最不會說謊的。”

    郁子的個性便是如此,她是死也不會承認那知的錯。

    “高冢君,現在在那里?”

    “等一下和朋友有約,在二樓穿衣服,終于考完試了,若不輕松一下,對身體實在不好,若不是被你這淫亂女老師勾引,他實在是個健全的孩子!”

    “你把他叫來,好好問清楚。”

    “你是說,我在說謊。”

    “不……總而言之,拜托你……”

    “你別后悔!”

    “拜托!”

    被郁子用內線叫來的那知,一到客廳,只瞅了美穗一眼,以乎已知道什么事情般的,站得老遠。

    “高冢君!你說實話,你照這相片時,對我做了什么事?”

    美穗用真摯的眼光看著那知,那知怯怯的望向郁子那里尋求幫助。

    “那知沒關系,這里不是警察局,也沒有其他人在,你盡管說。”

    “嗯……我的確做了和中條老師做愛……”

    “為什么?”

    “老師看起來是這么吸引人,在學校大家都這么說。經常穿著引人注目的衣服,而老師也似乎喜歡被人看。”

    “果然是誘惑!”

    “等一下,我要問的是那一天的事……那天你強行來抱我,不是嗎?你用暴力的……”

    “……”

    “怎么回事……那知?”

    郁子看著那知,那知不說話,搖搖頭。

    “!”

    美穗驚愕不已。

    “高冢君,為什么要說謊,甚至對老師也一樣,你看著老師的眼睛。”

    忽然,那知正眼瞧著美穗。

    “太過份了!”

    “過分的是老師,你故意找藉口把我叫去,還說:男人光用功是不可以的,應該做一個能滿足女人的男人才算男子漢大丈夫。我是學校的老師,在性愛上也可以給你指導。這樣的話,然后便脫了我的褲子,不是嗎?”

    美穗完全說不出話地看著那知,那知的表情已經不像平常的他,完全沒有一絲愧疚感,而且眼眸中還透露著嘲笑。

    “這樣下去,是沒有休止的爭論。”

    美穗絕望地看著郁子。

    “是嗎?我還有證據,是你勾引那知的。”

    郁子站起來,打開隔壁間的門。

    “請進來吧!”

    只見那進來的男人,正是八百正。

    “你來說看看,這女人到底對那知做了什么?”

    八百正詭異地看著美穗。

    “你……你到底想怎樣?八百正先生。你卑鄙……已經接受了金錢……”

    “那又怎樣?我只是不想看到這孩子誤入歧途,所以照實告訴了這位太太。”

    “……”

    美穗已經沒有力氣再去爭辯。

    “如此一來你的罪名已決定了。從明天開始,你便得丟去工作、家庭、你的老公甚至那知,淪落到街頭去吧!或是你就喜歡那個,那就去當賣春婦好了。”

    “拜托……這件事……無論如何保守秘密……”

    美穗幾乎是反射性的說出這樣的話。

    “我……我愿意接受任何處罰。”

    美穗跪在地上,雙手合十地祈求他們。

    郁子露出了勝利的微笑,似乎就在等待這一刻的到來。

    “真的愿意接受任何處罰!”

    “是……是的……”

    “那……來這里……”

    美穗失魂落魄的跪著,爬到了郁子的腳邊。

    “首先對自己做的事道歉!”

    “……”

    “快!”

    “對……對不起……請原諒!”

    郁子不說二話,拿起腳上穿的脫鞋往美穗的頭敲了下去。

    “痛……”

    “再一次,你這種態度算是什么誠意,話得說清楚啊!是我誘惑自己的學生高冢君,強行要求和他發生肉體關系……對不起……我愿意接受任何處罰;這樣說不會嗎?”

    “是……”

    美穗乖乖地重覆了郁子的臺詞。

    “接著,為了處罰你,讓我們好好看看你罪行深重的身體。”

    美穗已完全喪失了抵抗的力氣,任由八百正的手剝去了她的衣服,任由他的粗手撫摸著她的臀部。

    “啊!”

    美穗向郁子尋求幫助。

    “別客氣,你不是最喜歡被男人撫摸著肉體的嗎?”

    “可是……”

    “你可是罪人,乖乖給我站著。”

    美穗漂亮的的胴體乍現眼前,郁子啞口無言,雖然曾在照片上看過,但現在親眼看到這無與倫比的曲線,真令郁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美穗的歲數和自己差不多,但身上一點贅肉也找不到,反觀自己,不但胸部下垂,腹部也堆積一大堆脂肪,原來就是這樣的肉體勾引著自己兒子的肉欲,嫉妒的情結使得郁子越加不會原諒美穗。

    “身為老師,還用這肉體勾引我兒子,八百正你不用對她客氣。”

    美穗憎恨的看著這老男人,當初的約定,不但讓他奪去了肉體和三十萬,現在還如此反叛她的八百正,而且他和這件事,根本沒有直接關系,憑什么聽從郁子的命令對她毛手毛腳的!

    美穗反射性的撥開這老男人的手。

    “你應該是跟這件事沒有任何關系,請出去!”

    “呀喲!沒必要吧。雖沒有直接關系,但八百正先生可是證人,而且要處罰你,還是得藉助男人的手,你對八百正先生這樣說話,我可不允許,八百正,把那個拿來。”

    八百正立刻從隔壁小房間中拿出一個黑色皮包。從皮包中拿出一個有鎖的黑色項圈。

    “這可是你最愛的東西,不是嗎?”

    郁子抿抿嘴。

    一戴上項圈,美穗再度有一種異樣的緊張感,好像在和那知的瘋狂游戲一樣的感覺,那是一種對對方的服從象征。

    “很適合嘛!八百正先生,現在幫她綁上繩子。”

    “嘿……一切包在我身上。”

    八百正把繩子由手繞到美穗的背后。

    “這……這……”

    美穗不安地開口說話。

    “你是罪人啊!套上繩子是理所當然的啊!”

    八百正把美穗的手繞到背后,再將繩子繞到前胸部位,然后再于腹部、yīn唇、肛門處各打了二個結。

    “來這里!”

    美穗再度跪到郁子的腳邊。

    “如何啊?像罪人般被綁起來的感覺如何?”

    郁子忽地用她腳穿的拖鞋壓在美穗的臉上。

    “嗚……”

    美穗反射性的橫過臉去。

    “你還想逃,哼!”

    郁子瞬間拿起拖鞋,毆擊美穗的兩頰。

    終于郁子停止了毆擊,眼中閃爍著陶醉的光輝。

    “是不是該說聲謝謝?”

    美穗微弱的聲音回答著,心中充滿了委曲,淚水不禁奪眶而出。

    “現在我們去散步吧!”

    郁子拉著她的項圈,拖拉著來到門口。

    “啊……這樣子會被人看到……”

    “你不是很喜歡如此在外面和那知瞎搞嗎?現在陪我去買個東西就不愿意嗎?”

    “可是光天化日之下被人看到我這付模樣。”

    “被人看到,不是可以覺得更舒服嗎?哼!變態女老師。”

    “請原諒我!”

    “這樣子吧!先給你一次機會,載著我,繞著這庭院四圈,若是途中倒下,我可不饒你。”

    “好!”

    八百正解開她被綁著的手,美穗一邊顫抖著,兩手撐在草皮上。

    “八百正!借一下粗的鞭子。”

    “真要用嗎?”

    郁子跨上美穗的背上。

    “走啊!”

    雖說是在庭院,但有著相當的起伏,若非自己平時常運動,實在沒有這種體力。走完二圈后,美穗深深感到腰和肩膀酸痛疲勞。

    “再快一點!”

    美穗咬著牙,五十公斤以上的女體背在身上不可不謂是不輕的負擔。郁子忽然揮著鞭子往美穗身上打了下去。

    “走!”

    “咦!”

    “啊!”

    肌膚猶如要迸裂開來的疼痛,不由得令美穗大叫出聲。終于走完四圈,但郁子的鞭子,絲毫沒有停止,無情的不斷揮落在美穗的身上。

    在一旁看的八百正也不禁毛骨悚然,雖然也有使用這鞭子在玩著性的游戲,但由于鞭子有著很強的威力,稍一不慎極可能出人命,所以一般他都只是用來嚇唬人罷了。

    “別停!”

    “再一圈!”

    美穗咬牙,蹣跚前進。

    剛開始,八百正以為郁子是在開玩笑。

    “八百正先生,準備車子。”

    “真……真的要做了嗎?”

    “不是已經決定了嗎?這女人可是罪人耶,好不容易逮著這機會,豈有中途放棄的道理。”

    “可是……這樣太招人耳目了吧!”

    “若不是帶到附近街上去怎么會讓別人知道,若不想去,就算了!我自己開車去。”

    “不……別這樣……太太……”

    八百正為了滿足自己過人的精力,經由郁子介紹一些有錢有閑的太太,大家聚集一堂,一個月二次看些色情錄影帶等,或作交易。而且辦完事總得付給這些丑太太們些許小費,于是藉由告知美穗和那知的丑聞,希望能夠減輕一些向郁子借貸金錢的負擔。

    因此此時,他唯有遵從郁子的命令。

    “我做……我來開車吧。”

    美穗怯怯地坐在車座椅上,望向窗外。她的兩手仍被綁在背后,而肩上只披著微薄的大衣而已。

    “這里停就好。”

    “下車啊!”

    車子停在商店街的周圍。

    “啊……你饒了我吧!”

    “閉嘴,八百正先生請拉她出去。”

    從駕駛座下來的八百正,打開門。

    “覺悟吧……太太……”

    “你救我……拜托……”

    “不行……來吧……”

    迎面走來三個女高中生,注意到美穗。

    “看?”

    “真是變態!”

    背后響起竊竊私語的笑聲。

    郁子得意洋洋的拉著郁子的項圈,一會兒買肉,一會兒買菜。

    而在旁人看來,就好像一位高貴的貴婦人為這下女戴上項圈,眾人莫不投以奇異的目光。

    “那知在二樓嗎?”

    “是啊!怎么回事?”

    郁子不在乎的回答著高冢。

    “我有話告訴他,可不可以叫他下來,應該和他討論一下明年的升學問題了。”

    “你自己不會去叫!”

    說著,郁子嘴角浮出一絲輕蔑的笑容,不說二話的走了出去。

    高冢握著紅茶的杯子,頓然都沒了力氣。

    看來這婚姻是失敗了!和郁子認識,是在前妻車禍去世后半年,被朋友帶去一家俱樂部,當時郁子離婚,帶著已三歲的那知在俱樂部做服務生,經過一陣交往,在高冢平靜的心中,不禁有了結婚念頭。

    郁子的母親,聽說自己殺了和丈夫偷情的女人,最后死在刑務所中。

    當時的高冢,還興起了非救救這對母子不可的念頭。

    他認為有不錯的經濟能力,應該就可以使她們母子幸福,無奈那知一直不接納他,高冢越是對他表示關心,他的心扉的硬殼總是關得緊密。

    一定是體內流的血不一樣──他只能這樣想。

    而和郁子的龜裂則是五年前。結婚后就顯出現在那愛慕虛榮、趾高氣揚的本性,對于高冢因工作疲勞及年齡上的關系而導致不強的性能力,郁子早早就和他分開寢室,平常則看不起高冢。

    尤其將隔壁的土地借貸給中條,還遭受到郁子的強烈反對。

    雖然也想過離婚,不過高冢得先握有郁子和別的男人一起的證據,否則郁子一定會詐取他的大筆財產而不會善自罷休的。

    美穗睜開朦朧的雙眼,望向寢室的門口。

    從街上的商店街被帶回來后,美穗就被帶入自家的寢室。像大字樣地被綁在床上。而八百正和郁子則隨即走出了寢室。之后即聽到隔壁傳來像小狗般的呻吟聲。

    三十分鐘后,又回到寢室的八百正,馬上又跳上床。

    “現在換換口味,太太……”

    說著,便抱著美穗的頭發,親吻著她。

    “啊……”

    八百正瘋狂的拿著二支按摩棒,在美穗的陰部內進出。他早已控制不住已在白天點燃的欲火,只不過當時郁子在旁邊,而自制著無止境的欲火。

    但是美穗的肉體,實在是郁子及其他年齡的婦人所比不上的。

    美穗的身體此時完全沒有抵抗的接受這粗暴男人的愛撫,而且似乎也失去理性的配合著老色鬼的動作,她也瘋狂的吸吮老男人的yīn莖。

    她的蜜汁流滿了股間、大腿……

    “我明天再來喲!”

    八百正臨走時,居然將兩支按摩棒插在陰部上。

    “嗚……嗚……”

    這二支按摩棒的存在,一時一刻地更加深了美穗的欲情。

    美穗再度瞄向門的那一邊,她看到一個黑影在門口晃動。

    “那知……”

    剛開始,她還以為是眼睛的錯覺,但是靠近床沿的,正是那知沒錯。

    那知慢慢欣賞著被綁成大字形美穗的裸體。

    很不可思議的是,美穗居然有著羞怯的愉悅感。從今天早上看到那知,她的身體就不停涌出蜜汁。

    “你幫我解開繩子。”

    “你在生氣?”

    “老師你背叛我。和菜販的老頭子睡過,大概已好幾次了吧!”

    “……”

    美穗面紅耳赤,一時答不出話來。

    “那是不得已的,被脅迫的……”

    “若是被揭發了不是也很好,如果真愛我的話,不是嗎?”

    “哎……算了……”

    那知忽地說道:“老師是跟誰都好,也不是只有我。只要是性能力強的男人都可以。”

    “別這樣過分……那知……”

    “哼!少叫得這樣親熱,老師已不是只屬于我的男人,換句話說,我也已經不再屬于老師的,老師只是我媽或菜販老頭子的犯人罷了!”

    說完,便跳上床,開始貪婪地吸吮著她的唇。

    翌日八百正約中午時分來,終于解開她手腳的繩子,他要她去洗個澡,她化完之后,穿上緊身毛衣及迷你裙后,老男人很快地又把她的手腳給綁起來。

    美穗把頭發束結在腦后,八百正一邊為她戴上有上鎖的項圈,一邊心中又燃起一股沖動。

    此時他的心中已不存在任何的罪惡感和猶豫,這樣美麗的人妻,注定便是這樣的命運,若是要怪只能說誰要她生就了這付美麗又成熟的肉體。

    美穗被拖拉著走到了大門,腳穿著紅色的高跟鞋,不安地詢問:“要對我做什么?”

    “徹底地侮辱你……不……去了就知道……”

    一邊說著,又親吻一下她的唇。

    “來吧!太太一定讓你有比昨天更好的回憶。”

    被帶到了客廳的小房間。

    “乖乖地待在這里哦!”

    房間有巨大的電視畫面,四周都垂吊窗簾,昏暗的燈光下,放映著八百正帶來的黃色錄影帶。

    三個太太都是郁子的朋友,看起來都是有錢的貴婦人。

    八百正一進去,郁子就問道:“怎么樣?她情況如何?”

    “一整夜都插著按摩棒,好似要沉溺在昨天的欲情中,現在在隔壁,我去叫來。”

    等錄影帶結束后,郁子打開屋內的電燈。

    “怎么樣?各位今天給你們玩點新鮮的。”

    房門口出現了八百正,身后跟著美穗。

    “這位是誰?”

    櫻井夫人問著郁子。

    “這是今天的罪人,來各位面前接受處罰。”

    “她到底做了什么?”

    泉山夫人露著不懷好意的眼神。

    “淫蕩啊!還不只是如此。這罪人是堂堂一個高中老師,卻對一個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也就是他教的學生、一個高中生,行肉體的誘惑、挑逗,讓他每晚滿足自己的欲望。”

    “哎喲,可是看不出來有那種歲數吧!”

    穿著黑色褲子的仁藤夫人,手勺著煙草,觀察著美穗,全體都贊同她的想法。

    “來吧!你讓各位看看你那誘惑自己學生的淫蕩身體。”

    “把衣服脫掉。”

    “你原諒我吧!”

    美穗掩著臉顫抖著雙肩。

    “還好意思跟我求饒,算了,我將你犯的罪跟學校報告去,不過在這之前,我先和你老公連絡,我已經查出他出差的地方。”

    郁子逕自走向電話,拿起了聽筒。

    “不……住手……拜托你……”

    “是你不對啊!口說要接受處罰,現在卻不肯遵守。”

    “我……我做……你把電話切掉……”

    “真的嗎?”

    “是真的。”

    放回聽筒的郁子,厲聲說道:“還在那里發愣!”

    八百正立刻抱起美穗的身體,手揉搓著她的胸部。

    “啊!”

    “太太……rǔ頭已經這樣硬了,我實在是受不了,已經等一個晚上,我不再客氣了,你也拋開羞怯,盡情的享受吧!一切交給我,今天好好抱緊我喲!”

    老男人開始他粗野的蹂躪,四個人在一旁看著目瞪口呆。

    在外頭吃過晚餐,高冢過了八點才回到家,廣大的庭院陰森森的,沒有一個人出來迎接。

    這還算是家嗎?他邊問著自己進入客廳,忽然被眼的景象嚇住了,只見客廳閃過一個穿著黑色蕾絲邊內衣的女子,腳穿高跟鞋,外披大衣的女子,穿越房間而來。

    “你……郁子……”

    “誰叫我啊?”

    “你做什么……那是什么打扮……”

    “什……什么……”

    郁子一付蠻不在乎的口氣。

    “我問你在做什么?”

    高冢試著以平靜的語氣再問一次。

    “也沒什么大不了……這樣穿不是很好嗎?”

    “是不是有什么宴會。”

    “宴會?哈哈哈哈你不知道也好,早該死了的糟老頭……”

    一邊說著,閉上了門離屋而去。

    高冢悻悻然的走上二樓,回到寢室,卻見中條家晃動著人影。

    郁子強抑體內涌起的沖動,直奔向中條家的二樓寢室。

    只見二樓的寢室內,美穗正跪在床上,用口含著那知的yīn莖,而黑色蕾絲內褲的yīn道口內正插著按摩棒,一刻也不停的燃燒著官能和欲情的火焰。

    “作為犯人,還好意思誘惑我的寶貝兒子!”

    一聽到郁子的聲音,那知馬上匆促地將yīn莖抽出。

    “我沒有……我沒有誘惑那知……”

    郁子轉頭問那知:“怎么回事,那知?”

    那知奸笑著回答:“老師說,無論如何也要含著我的yīn莖。”

    “看我怎么懲罰你!”

    郁子二話不說,拿起鞭子,無情地揮落在美穗身上。

    “郁子你在什么!”

    郁子猛一回頭,只見緊皺著眉頭的高冢站立在門口。

    “你放手!”

    “不行!”

    高冢和郁子扭打了起來,那知拿起早上要打開美穗的腳鏈的鐵棒子。在滿頭白發的頭頂上,那知用力揮砍了下去。高冢抱著頭,倒在地上,美穗大叫了出聲。

    “所以要你來幫忙,否則連你也殺了!”

    美穗慌忙地搖搖頭。

    “我做……我做……”

    一直拖拉到庭院中。命令美穗挖掘洞穴。

    經過一小時后,把高冢的尸體放了進去。

    “我是要救媽媽,我是正當防衛……”

    那知幾乎要哭了出來,雙手微微地顫抖。

    “借我……”

    郁子從那知手中搶過鐵管。

    “我不讓你一個人頂罪。”

    一邊說著,往高冢的頭不斷地揮砍。

    “把他抬到外面去!”

    郁子看到動也不動的高冢,催促著那知。

    “你也幫忙。”

    她伸手解開了美穗的項圈。

    “死……死了……”

    美穗的裸體抖得厲害。

    八百正來到高冢家,由于因為昨天的歡喜余波,他心里迫不及待的想要和美穗再見面,可是在二樓的寢室找不到美穗。

    郁子看到了八百正說道:“哎喲!來得真早。”

    郁子慢慢將八百正帶到庭院來。八百正正站在那里說不出話來。只見美穗被套著項圈,整個身子都埋在土里,只露出一個頭。

    “你把她挖出來吧!”

    “啊……好……”

    挖掘著地面,把她身體拉出來,頓時八百正臉上的表情凍了,只見高冢的尸體也埋在里面。

    “啊……”

    “你這娘們簡直發瘋了!居然殺了自己的丈夫,對不起,我可不和你這變態的色情狂來往。”

    回到店里,老男人用棉被蓋住自己的臉,不斷地咀咒著。

    不久終于恢復了冷靜。

    “不能這樣就算了,那先生可是在怠行擔任要職,他一沒去公司,馬上就會有人來調查,而且殺了人,在日本豈有逍遙法外的道理……而且我和中條太太又有關系,一定會調查到我這里來……對……我的皮包還放在中條家的寢室吧,這下可慘了……”

    八百正趕快從棉被中跳出。

    老男人飛奔趕到到中條家的二樓,在一片散亂中將繩索,按摩棒等都塞到皮包內,然后迅速地走到一樓。

    此時門口有人進來了。

    “美穗……喂!我回來了……”

    是中條的聲音,老男人忙躲到里面的日本和室,他看中條進入了客廳,連忙一口氣沖到門口。

    “喂!”

    原以為在客廳的中條,卻在廚房的地方看到了八百正。

    “小偷!”

    中條拿著竹刀,以大學時代曾是劍道高手的身手,一下子就把八百正制伏在地。

    “到底是什么事,你不是菜販八百正嗎?你來做什么?”

    “你諒我……我什么也沒做……真的……全部……都是隔壁的太太干的好事……”

    老男人喃喃自話。

    “她殺了自己的老公。”

    三十分鐘后,中條拿竹刀沖到了高冢家。

    三個月之后……

    中條沖進高冢家之后,反而被綁在櫻樹下,眼睜睜的看到美穗被凄滲的凌辱,當天八百正正趕往警察局去自首,于是一切都公開了,也就是說,雖然中條和美穗都是受害者,但終究丑聞公諸于世,于是兩人怠行員和教師的公職也放棄了。

    二人從三個月前,便在s縣的o市租了間套房,中條做店員,而美穗則在洗衣店打工。

    那件事之后,中條的男性yīn莖機能居然恢復了。大概是在高冢家的家庭中所帶來的強大震撼所致吧!也就是說,被綁在櫻樹下的中條,是于那一天重生蘇醒;對兩人而言,不也算是一生中最光輝的回憶與記念。

    美穗用唇包裹住中條的yīn莖,中條已即將爆發的硬直亢奮,兩人瘋狂地纏綿中。

    “啊!”

    美穗叫喊著:“我愛你!”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熱門小說: 超級怪獸工廠 最強妖孽升級 反叛的亡靈契約者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獸血暴君,我有種! 進擊的大電影 神通主宰 法師國度 小演員的王妃奮斗史 風淵劍
利来w66 - 利来w66足球在线客户端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