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149、女教師的課后輔導(3)

作者:海岸線文學網分類:都市言情書名:師生淫亂專輯直達底部
一秒記住 00有愛小說網 www.xmqad.com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00ui.cc

    回到廚房,胸口的跳動十分厲害。從昨夜五點回到家,心情一直無法安定下來。疲勞不堪的身體,回到家淋浴之后,馬上鉆入棉被,很快就進入夢鄉。眼睛一睜開,馬上回到殘酷的實現環境,而且還要十分注意不被中條發現,內心的煎熬非比尋常。

    美穗開始洗著水果。

    “咦……”

    冷不防地被人從背后抱著胸部,美穗不由得大叫一聲。

    “我覺得一個晚上過得好漫長哦。”

    一邊說著,那知的唇吻著她的耳朵內側。

    “不……不可以……”

    美穗以教師的口吻,嚴厲地制止著。

    “你生氣了?”

    “拜托在家里別這樣。”

    “根本就討厭我。”

    “我說不可以就不可以。”

    沒想到美穗會冷淡的拒絕,那知的臉整個都歪曲了。昨夜最后的性交中,美穗好像是他的愛人般地,讓他以為無論她的身體、心里都屬于他,使他高興不已呢!

    “你討厭我。”

    “我討厭做這種事的高冢君。”

    “老師不是也有所感覺嗎?你不是也說好舒服,有高潮出來的不是嗎?”

    “……”

    美穗一直羞紅到耳朵邊。

    “好了!我知道了,我現在要檢查一下,你是否有遵守我的命令。”

    那知的聲音變得冰冷。

    他迅速地卷起她的緊身迷你裙,美穗急忙把裙角兩邊押住。

    “手拿開。”

    那知一大聲,美穗連忙松手。

    “我可是帶著照片來的。”

    美穗慌忙松開手,她的迷你裙被卷了上來,只見大腿上緊緊貼著白色的三角褲。

    “沒有遵守我的規定,不是告訴過你,不許穿內褲嗎?”

    “沒……沒有脫的時間……”

    “不想聽你的解釋。”

    那知很快把她的褲襪脫下,裝入自己的口袋。

    “就這樣做事。”

    上半身穿著毛衣,而下半身則只著褲襪,但是沒有穿三角褲的下腹及露出臀部的身影,在自己家中的廚房,特別顯得引人暇思。

    很快地把水果裝在盤子內,泡好了咖啡,美穗回頭看了看那知。

    “讓我把裙子拉下來。”

    “就這樣去。”

    “太……太過份了吧!”

    美穗只好兩手端著盤子,走出廚房。

    而美穗的背后,跟著如吸血蟲般的那知,他的一只手深入毛衣內揉搓著她的胸部,而另一只手,則撫弄著臀部的狹間。

    那知這樣毫無忌憚的愛撫,雖令美穗驚愕,但也的確點燃起美穗的性欲之火。

    而那知也似乎越來越能摸清美穗的弱點,而且經由那知的手更發掘出美穗身上性欲之火的新大陸。

    說正確明白一點,便是美穗這種變態的手法以及強壯的yīn莖,也的確使美穗在不知不覺中忘了自我地享受起性愛的歡愉。

    對美穗而言昨夜陰陽倒錯,日以繼夜般的性交快感,直到天亮仍然殘留在體內,這種感覺,是平生第一次。

    美穗胸前的rǔ頭已經變得硬挺,她的股間深處亦已經熱潤濕淫著。

    那知的唇吻著她的頸間,美穗目眩般地陶然欲醉。

    “不趕快去,他們會覺得奇怪。”

    那知撫弄著臀部的指頭,已由一根增為二根。而且還在她的耳邊吹氣。

    “嗚……”

    美穗故意兩腳并攏地走著,萬一此時丈夫或高冢要是來到走廊的話,那此時此刻,一切便都完蛋了。而那知那狂徒仍瘋狂地在她露出的臀部、下體毛及臀部的狹間玩弄著。

    “拜……拜托……”

    來到日本和室的入口前,美穗小聲的哀求著。

    那知仍然盡情地,把毛衣更卷上來,一直拉到腋下,另一只手重力地揉捏著豐滿雙臀。

    唇舌在胸前的rǔ頭上,涂滿了唾液,那知專心地用舌頭吻舐著。然后一只手撫摸著下體毛,再把指頭慢慢地探入陰部內。

    “嗚……嗚……”

    盤子上的咖啡卡嗒的搖晃,美穗忍耐著,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已經好濕了……”

    那知的指頭在那身體內部圓滑地轉移著,而唇則像吸盤似的貼著耳根部位。

    “嗚……咕……”

    美穗不經意地喘息著。

    那知的唇和美穗的唇熱烈的摩擦著。

    年年之中和丈夫的性愛好似空白似的,要去點燃,必須花費點時間,但是一旦點燃,這積壓了九年的欲火,縱使有再大的理性,恐怕也難以抑制了。

    兩人的舌頭交叉地卷繞著,美穗也貪婪地吸吮著,那知的手和指頭終于離開。

    美穗眼睛濕潤,表情迷蒙。

    “等一下再繼續吧。”

    那知把毛衣和迷你裙拉整,然后從盤上拿了個水果。

    “端去之后,馬上回來。”

    美穗恨恨地看著那知,打開拉門,走了進去。

    抑制住胸中亢奮,她那沒穿內褲的股間正流出一股熱流,一直到大腿的邊緣之處,令她忐忑不安。

    而無論是高冢也好,丈夫也好,全都專心在棋盤上。根本就無暇注意美穗這邊。

    “現在去拿水果來。”

    說完,馬上就走出房間。

    一關上拉門,躲在旁邊的那知從正面一把將她抱住。

    “嗚……”

    美穗馬上感覺到,像電流般的快感在全身的細胞內跳躍鼓動著。若是平常,美穗并不會反應如此劇烈,但是現在的美穗卻超乎尋常。

    她的欲情之火高漲得厲害,好似迫不及待的等待著那知的愛撫。

    那知的手一把卷起她的毛衣,迷你裙也撩到大腿上,整個胸部和下腹部都露出來了。

    美穗的肉體顫抖著,已為人妻又身為老師,而竟被自己教的學生這樣玩弄。

    而還是在自己的家中,只隔著一扇拉門,里面丈夫和對方的父親都在場的情況下干著這樣的事,心中的恥辱感實在難以言喻。

    但是現在胸部和下腹部如此地暴露無遺,內心蘊藏的貪婪欲火更瘋狂地燃燒著,這已是不爭的事實。而且rǔ頭尖端的硬挺以及下體的火熱濕潤,也說明了美穗的肉體是多么地期待著那知的愛撫。

    那知故意在美穗的眼前,拉下褲子的拉,美穗連忙迅速地瞄向拉門的那邊。

    就在yīn莖拉出的一剎那,喉頭深處微微作響。

    使美穗喪失理性的元兇的那根yīn莖,仍然像昨夜一樣,英挺威猛地直立著。

    那知雙手抱著她的頸子,美穗兩手一邊摸著那知的大腿,一邊湊上自己的臉頰,閉上眼睛。

    “啊……”

    美穗把臉頰貼得好近,本來yīn莖是該馬上塞入到口內,但美穗用左臉頰貼它,接著又用右臉頰去摩擦,再由臉頰到眼睛慢慢地滑溜過去。

    這樣用臉對yīn莖的摩擦,可說是美穗幾乎已喪了理性強烈的反應。

    眉頭微皺的美穗,微微的喘著氣,她深深知道既為人師,又為人妻的自己,做出這種事是何等屈辱下流的事。

    但是屈辱也好,下流也罷,驅策著自己的亢奮欲火正猛烈地迸涌出來。

    她激動的握緊著yīn莖,好像已經等不及般的焦躁起來。

    “啊……啊……”

    抑制住幾乎要脫口而出的呻吟聲,美穗把yīn莖整個含到嘴里。

    宛如在沙漠中發現甘泉般的,她將yīn莖放入到喉頭深處,忘我的上下撫動著。

    要不是那知催促,恐怕美穗要含住yīn莖不放,不知到何時?

    美穗站起身,把毛衣和裙子重新拉整好,從那知手里接過盛裝水果的盤子,但是眼睛仍然舍不得離開那知的股間。

    “我在隔壁的房間等你喔。”

    那知在她的耳邊低語道,還順手撫摸她的胸部,頓時美穗的股間,熱呼呼的蜜汁迸涌而出。

    她臉上的表情迷蒙,看著那知,迅速地拉開拉門進去。

    再度走出走廊,一直到回到那知的房間,美穗的腦海中似乎一片空白。

    進入起居室,那知稍微拉開隔壁和室拉門,露出一絲細縫,以便可窺看到里面。那知向美穗招招手,美穗屏息著走向她。

    她面對著他,但是那知的手腕環繞過它的腰,一把將她拉進身來,重重地吻她。美穗兩手搭在那知肩上,滿心期待的閉上眼睛。兩人就像熱戀中的男女朋友般的擁吻著。

    “嗚……”

    雖然顧忌著拉門的那道縫隙,但是美穗仍專注地吸吮著那知的上唇、下唇不經意地呻吟了起來。

    那知的舌滑入她的口內,兩人的舌互相交纏著,身體的溫度節節上升。

    那知接著將唇貼在耳邊,沿著耳垂吸吮。

    “喔……喔……”

    美穗緊握著那知的手,深怕跌落在地。因為那知的技巧實在進步很多。

    “喂……拜托……我們到上面去吧……”

    那知仍專注地咬嚙著她的另一邊耳朵。同時手探入胸部內側,用力揉搓著。

    “嗚……嗚……”

    無法抑制住自己的呻吟,她將唇貼靠在那知的臉頰上。

    “喔……喔……”

    喉頭的深處隱隱作響,她緊緊地吸住那知的唇。

    不僅是口腔、腦海中、體內全部都漫延著欲情的火焰。

    “啊……啊……”

    美穗貪婪地吸吮著那知的唇,甚至發出聲響,已到了渾然忘我的境界。

    兩人的身體纏綿交粘著,不知不覺滾躺到地毯上。

    而隔壁的丈夫和那知的父親仍毫不知情在下著棋。她的腦海中一邊意識著這件事,一邊仍然依戀著那知溫熱的雙唇。

    “你好美……老師……”

    那知以高中生真摯的口吻,凝視著美穗。

    美穗睜開迷蒙的雙眼,整個臉都羞紅了,她親吻著那知,抱緊著他。

    那知將毛衣卷上至腋下的部位,看似害羞但鼓脹的rǔ頭隨即映入眼。

    那知的手輕握住乳房的下端,揉搓著粉紅色的rǔ頭,搖晃著整個乳房。

    “嗚……嗚……”

    美穗閉著眼睛,胸口亢奮不已,起伏跳動得十分厲害。本來拉門的縫隙或許可作為性欲放縱的緊急剎車作用。但是現在似乎已形同無效。隔壁的棋子擺放聲響,反而形成一種刺激感,使他的狂歡游戲更加亢奮。

    “啊……啊……”

    美穗偏著頭,咬著牙,不讓自己的呻吟聲渲出來,那知好似在盡情蹂躪著她的乳房,不停地在上面揉搓,還用舌頭舐吻著,快感像電流般,從乳房一直流到趾甲。按著那知將迷你裙往上抓到大腿上。

    在這種中午時分,日正當中的時刻,飾著體毛的yīn唇完全顯露出來的震撼刺激感,令美穗既害羞又瘋狂。

    那知的唇在陰部、yīn唇四周游移。

    美穗陰部的汁液如同花密般的涌溢而出。

    昨夜雖然已經有數次的性交,但現在是在自己家中的起居室中被吸吮著yīn唇,夾雜著羞愧的快感更加強烈了。

    丈夫的技巧比起那知應該要高明好幾倍,但是被丈夫以外的男人,尤其是自己教的學生愛撫,其所帶來的沖擊,還遠超過性技巧的。

    “啊……啊……”

    那知的舌頭探入了yīn唇的內部,美穗的臉都歪曲了,發出微微的呻吟聲。

    舌頭在那知又熱又濕潤的陰部內扭動著,美穗小口微張,鼻孔更微微朝上,腰身往上突起。

    她急切地索求著那知的愛撫。

    “好棒!”

    那知抬起臉,兩手握著胸部兩個突起的雙峰,靜靜地看著美穗的表情。

    他用自己的手,可以讓美穗如此地興奮,感到十分自傲。

    “很不錯,對不對……”

    美穗并未答話,但取而代之,她用兩手繞著那知的頸子,抬起頭,吻著那知。

    “喂!我們到二樓去吧。”

    美穗的耳邊,不時聽到隔壁的聲響,令她心生不安。

    “不要……老師總是不遵守約定的。”

    但那知隨即露出一個體貼細心的眼神,說道:“就照老師喜歡的吧!”

    抱起美穗的上半身,他的牛仔褲拉拉扯開來。

    美穗緊張的皺著眉,心中感覺不安之外,更一面專注地看著眼前那勇猛無比的yīn莖。

    她想到拉門的縫隙,稍微躊躇了片刻,就立刻將yīn莖貼著自己臉頰,摩擦著自己的鼻尖,很快她便把那份顧忌拋到九霄云外去了。

    “啊……”

    美穗握著yīn莖,微側著臉,將唇湊在yīn莖的前端,慢慢地塞到口腔。

    既火熱又硬直的yīn莖,在美穗的口腔內摩擦,尤其碰到她喉嚨深處之際,使得美穗體內的欲火點燃到最高點。

    她的口腔內充滿了唾液,yīn唇更滲滿了蜜汁,甚至激動到眼淚都奪眶而出。

    她猛烈地呷動著yīn莖,二次、三次、五次、六次激烈地在口腔扭動著。

    再這樣持續下去,恐怕自己的情緒是難以控制得了的。想到這點,美穗于是把yīn莖拿到兩頰輕輕地摩擦。

    “老師,你一邊自慰再含它。”

    那知彎下身子,在美穗耳邊喃喃低語。

    美穗猶豫了一會,想到若是此時讓那知插入到yīn道內的話,不知自己會有多瘋狂的反應呢。但是為了抑制一下自己高亢的情緒,自慰該是有必要的。

    她握著自己的乳房,腦海中欲火熊熊的燃燒著,豐滿而鼓脹的乳房,摸起來的觸感令自己舒服極了。

    她一邊撫摸著自己的乳房,一邊把yīn莖放在喉嚨的深處,口中不禁微微發出聲響,因為實在感覺太美妙了,以致自己也控制不了。

    她撩起自己的迷你裙,摸著自己的下腹,另一只手的指頭滑入陰部。已經濕淋一片的yīn唇馬上把指頭緊緊地包裹住。

    美穗忘我的將指頭在那里面上下抽動,中指和食指并列地插了進去。

    “老師……躺在這里。”

    美穗眼睛迷迷蒙蒙地含羞帶怯地看著那知。

    “到……到二樓去……”

    “我只是放進去而已,我會安靜無聲地做的。”

    “可是……可是……”

    “快點!”

    那知強制地命令著。

    美穗那火焰高漲的身體,再度地躺在床上。

    看著美穗那露出胸部和下體的胴體,那知也拉下了褲子。

    那知握緊左右的乳房,交互地吸吮著,按著又去舐著下體的體毛四周。

    美穗的身體涌滿了快感的波濤,本來是藉著自慰來抑制自己的熊熊欲火,卻反而成了反效果,欲情更加地旺盛了。

    本來那知應該一口氣就插入yīn道內,但是他卻再次地撫摸著胸部和yīn唇,實在出乎意料之外。

    他抱著美穗的左腳,把她的大腿推往外側,舌頭往yīn唇的方向游移著,而大腿的內側則用膝蓋摩擦著。

    “啊……啊……”

    不經意地發出呻吟聲音,美穗徜徉在性愛的波濤中。

    那知的唇從膝的內側一直到大腿的上緣,舐完了右邊的大腿,緊接在左邊的大腿,接著是壓在yīn唇又熱又濡濕的入口處。

    “嗚……嗚……”

    美穗的手緊緊地抓住床沿。

    那知確是悄然無聲地放了進去,比平時更加慎重而且緩慢。

    當yīn莖的前端碰觸到子宮的同時,美穗的全身官能幾乎要到達了最高點了。

    “好熱又好濕呢……老師……”

    那知含情默默地看著美穗,美穗的手纏繞著那知的脖子,兩人熱烈地親吻著。

    體內充溢的欲情火焰,非得用其他法子發散不可。

    從yīn莖抽動的股間到下肢,甚至包括腦髓,完全陶醉在快感的滾滾波濤中,幾乎已到了麻痹的狀態。

    事實上,那知只要稍微地扭動一下,甚至灼熱的yīn莖前端只是稍微摩擦一下子宮,就足以讓美穗覺得體內的肌膚仿佛要融化掉似的。

    美穗的雙腳,卷伸到那知的腰上,這樣露骨的姿勢,即使是丈夫性交也未曾使用過。

    美穗此時只想深深地,緊緊地與這年輕、鼓動的yīn莖結合在一起,即使是只有一分一秒。

    但同時美穗另一方面也擔心著那知的擺動動作,尤其擺動造成的快感與聲響,越來越激烈,也越來越明顯,她自己也無法使自己完全不發出聲音。

    美穗的肉體比想像中還貪求肉欲。那知雖只是把yīn莖插入不動,她的蜜汁仍如泉水般源源不斷地宣出來。

    而且似乎是美穗這邊,越來越忍耐不住,她幾無乎無意識地上下擺動起腰身來。而那知也呼應著她的擺動,隨即抽動著自己的腰身。

    “啊……”

    “啊……”

    那知吻著美穗的唇。

    “啊……喔”不管美穗怎么壓制自己的聲音,但那盤卷在那知腰上露出屁股下,由于硬直yīn莖的進出,使得yīn唇的汁液多到發出吱吱的聲響,聽了都會令人臉紅呢!

    美穗與那知兩人的背部都汗水淋淋,但是仍然賣力地擺動著激情的扭動。

    “我喜歡你……老師……”

    那知再度壓上他的唇,美穗只一心一意地感受到自己體內都要酥麻般地快活,她也迅速地伸出她的舌回應著那知。

    美穗一方面想到自己竟做著這樣的行為,不但昨天在教室中的性交,已完全背叛了丈夫,現在的行為,更不僅是背叛丈夫而已,而且可說已喪失了為人師、為人妻的資格,簡直和一匹野獸沒有兩樣。

    “轉過身,我想從后面來。”

    美穗雖十分地陶醉,但是拼命地維持自己的一絲理性。

    “不……不可以了……拜托……”

    “你不想要我嗎?”

    “可……可是……現在……”

    說著硬是把美穗轉過身來。

    “我只是放進去而已。”

    那知的手握著美穗臀部的肉,用力的揉搓,美穗只覺得從背部,甚至每一根毛發,都已陷入情欲的火焰之中,亢奮而無法自拔了。

    那知將yīn莖,熟練的在美穗那成熟的屁股狹間摩擦,上下慎重地推動著。

    “嗚……嗚……”

    美穗撐著兩肘,咬牙忍耐著,不使自己發出聲響。

    yīn莖的尖端插入角度不同,就使得美穗重新燃起一種飄飄然的感覺。

    美穗有些恐懼,但是現在又不能中斷。

    終于yīn莖完全地插入進去,美穗的體內充滿了歡喜與期待,整個腦海中盡是欲情的火焰迷漫著。

    而那知的兩手擁抱著她的胸部。

    他像揉搓著橡皮般撫弄著,美穗仰著上半身,配合著那知晃動著。

    那知再一次地把yīn莖插了進去。

    美穗喉頭深處吶喊著,約一秒鐘的間隔就進出一次的yīn莖,使得美穗體內的欲火完全地燃燒起來,豐滿的大腿不斷地抖動著。

    那知抱緊著美穗的胸部,吻著她耳邊,頸部一直到唇邊。

    美穗扭動著頭,享受著那知的溫存。

    “我們換個地方吧!”

    美穗嗔聲問著那知,她害怕自己控制不了,叫出了聲音,那事情可就慘了。

    “我要這樣子就好!”

    “!”

    “我一秒鐘也不愿和老師分離。”

    美穗雖也有同樣感受,但是她心里實在顧忌。如果就這樣插入著yīn莖,像四只腳動物一樣地爬著走,應該也是辦得到的,她心里計量著。

    “那……我們一起走著去。”

    “可……可是這樣不太可能吧!”

    她又些猶豫。

    “可以的!若是你不要也沒關系,我覺得在這里也不錯。”

    那知十分悠哉的回答著,又開始揉搓著她的胸部,吻著她的耳朵。

    “嗚……哈……”

    美穗咬緊牙根忍住不出聲,但是再樣下去,恐怕無法再控制下去。

    “我……我們走吧……”

    她小聲地說著,慢慢地往出口方向邁開步伐。那知的腰也開始配合著移動。

    “啊……啊……”

    每邁開一小步,由于兩人的步調要配合,使得yīn莖的前端子宮的摩擦更加劇烈,而且必須小心翼翼,否則可能會使得yīn莖滑落出來。

    因為如此,使得腦海中興奮的火花更加地迸裂開來。

    爬到出口時,意識幾乎是模糊不清,尤其是像爬行動物般的姿勢更是不可思議。

    那知走到門邊,望著拉門把手說:“哇,恐怕辦不到!”

    事實上,因為用著手腳,使得牛仔褲摩擦著手腳,有一種既癢又酥麻的感覺。

    “那……我們就在這里吧!”

    那知抽動著腰身。

    “嗚……不可以……”

    美穗使盡全身,夾緊yīn莖,雖說隔著一道拉門,但是若是真正做愛,那隔壁一定是聽得到響聲。

    “那……我們就再走!”

    那知望著眼前的門,終于把它打開,看到走廊,美穗嚇得縮成一團,但是要到二樓去,又非得經過這里不可。

    美穗只得咬著牙,往走廊邁出步伐。

    若是此時丈夫或高冢出來的話,那真是慘極了,想到這里,心里上就充滿了緊張感。

    自然而然,美穗便加快了步伐,但因為過分焦急,以致于和那知的yīn莖之間的摩擦更大了。

    “啊……嗚……”

    由于yīn莖在已完全濕潤的股間摩擦得厲害,使得美穗被刺激得幾乎無法動彈。

    積在體內欲情,瞬間中傳遍了整個四肢。

    那知正吸吮美穗的耳邊的當兒,美穗忘我的斜過頭去用她的嘴兒去堵塞住那知的唇。

    “喔……喔……”

    美穗不自覺地呻吟起來。

    若不即時剎車的話——心里雖然這樣地想,但是一股像火般的喜悅和醉然的甜美快感,使她一刻也不想離開那知的擁抱。

    那知的唇終于片刻的離開,他隨即又開始扭動著腰,摩擦著她的子宮。

    “嗚……”

    美穗脹紅的臉龐扭曲,兩人的唇再度交含在一起。再也忍耐不住了。全身的每一寸肌膚似乎都沉溺在官能的享受之中,猶如狂奔的野馬,難以駕馭的欲火,令她幾乎發狂。

    “你來……求你……”

    美穗吐著舌頭,臉上曖昧的表情哀求著那知。

    而那知也全身顫抖著。看到美穗一次比一次顯露出對他的好感,以及她現在呈現的表情,更令那知打從心里愛戀著她,為她發狂。

    那知緊抱著美穗的臀部,開始扭動著他的腰。往上拉動的yīn莖緊密地包裹在溫熱的花蜜中,美穗的舌頭更深入地潛進那知的口內,喉間發出咕嚕嚕的聲響。

    正準備一鼓作氣好好沖刺一番的剎那。從日本和室傳來中條的叫喊聲,美穗和那知頓時身體都僵硬了。

    “美穗……喂……”

    二人都轉過頭,看來好像是中條站了起來,走出了房間。

    美穗的整個心情七上八下,跳得厲害,全身冷汗驟烈而出。

    “在這里。”

    沒想到那知居然出聲。但馬上用他的右手打開旁邊洗手間的門。

    兩人的臀部就這樣緊貼在一起,蹣跚地逃進了洗手間。猶如逃亡般的緊張萬分。

    一關上洗手間的門,那知仍舊抱著美穗的臀部,坐在西式便器的便座上。

    “嗚……”

    那知抱著美穗的上半身,環著美穗的肩,親吻著她。

    穿過走廊,從日本和室的方向傳來中條穿的拖鞋的腳步聲。

    “喂……美穗在那里?”

    中條的聲音雖就近在身邊,但那知硬挺的yīn莖深深地埋入在自己身體,滾熱的蜜水中的包裹下,讓她更深切地感受到其中的刺激。

    尤其在這么緊張的氣氛下,更使自己的心情更加地亢奮。

    中條走過了洗手間的前面。那知更激烈扭動著腰。

    “嗚……”

    那知兩手按著墻壁,她的腹部和胸部起伏得像洶涌的波濤。

    跨坐在那知的腳上,她的兩腿往兩邊分開,從大腿的根部,滲出由yīn唇處分泌出來的蜜水,吞蝕著正進出yīn道的yīn莖。

    “你在那里……美穗……”

    好像走遠的中條的聲音,忽地又靠近了洗手間。美穗只覺得洗手間的面前似乎像閃爍著星星般的模糊。

    卡!卡!敲門的聲音,再次地敲醒了美穗。

    “美穗……在里面嗎?”

    那知終于稍微停止了腰部的扭動。

    “嗨!我在……”

    美穗顫抖著聲音回應著,但那知忽然又開始扭動了起來。

    “咦……”

    美穗不由得細細地出了聲,她的四肢興奮得幾乎要麻痹了。

    “你怎么啦?”

    “嗯?”

    美穗搖著頭,那知的唇貼著她的唇,她無法回答中條的問話。

    “美穗……”

    中條的聲音透露著不安,音調也提高了許多。那知一邊扭動著腰,一邊揉搓著她裸露的臀部。

    “喂?”

    門的把手被拉啟著,但是已經上鎖,無法打開。可是不回答也是不行。

    美稱強地集中起精神,離開那知溫存的唇,對著門應聲回答。

    “嗨!”

    一時之間,美穗自己也不知該說什么?

    “你不要緊吧?”

    “沒……沒什么……”

    回答中條的問話之間,美稱還隱約可聽到自己的股間處有著羞人的摩擦水聲。

    而且不僅是聲音,還有一股強烈明顯快感在體內翻滾奔流。

    “對不起,可不可以麻煩你倒杯茶?”

    “是的!親愛的……”

    “那拜托你了……”

    此時美穗可說完全喪失了理性,那知吸吮著她的唇,她也配合著那知的扭動擺動著腰。

    可是,自己的丈夫還在旁邊呢——心里雖然這樣的想著,但是難以言喻的快感已經使她再也捺不住了。

    那知開始奮力地扭動著。同時他打開水龍頭,讓水流的聲音不停地響著。

    不斷涌出的密汁,讓美穗的身體完全沉溺在甜美的快感深淵中。

    “啊……啊……”

    就在兩人都達到高潮的剎那間,美穗不由得發叫出嬌嗔的聲音。

    那知的yīn莖抽出的同時,她的兩膝已沒有力氣,站都站不起來。

    終于達到了極點——已經完全背叛了自己的丈夫。居然只隔一扇門,在丈夫的面前干著性交的事。

    美穗坐在便座上,呆呆地看著那知的yīn莖。

    美穗看得都瞇起了眼。

    “隨你處置吧……老師。我的身體全部都屬于老師的。”

    美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她伸手去摸那知的yīn莖。因為那知的一句話,使她已達高潮的身體,再度地被點燃。

    美穗望著yīn莖,幾乎看得出神,沾濕著美穗身體的蜜汁的yīn莖,漲滿了精氣,直聳挺立。

    而這yīn莖不是別人的,正是屬于自己的東西。

    有一股莫名然的高昂情緒和感動,美穗瞇著眼去舐著那知的yīn莖的根部。

    美穗的唇都顫抖起來。

    “嗚……嗚……”

    美穗忘情的舐著yīn莖的全部,然后深深地理進自己的口腔內。

    那知的yīn莖仍舊像鋼一般的硬度,從美穗的上顎到喉頭,不斷地摩擦著她覺得自己似乎沒有了這yīn莖就再也活不下去了。

    美穗仔細地舐吻著yīn莖的枝干,似乎在品著個中的味道。

    “不管什么時候,只要老師想要,都可以給你的!”

    那知抽出yīn莖,將美穗轉過身去。他將她的迷你裙撩得老高,一把揪住她渾圓白嫩的臀部,美穗顫抖著身子。

    “這屁股是誰的?”

    美穗不說話。

    “已經知道的事,就別再讓我說了。”

    美穗倔強地說著。

    “不可以!你非說不可,我才放過你!”

    然后用力揉搓。

    美穗回過頭,用迷朦的眼神看著那知。

    “已經是屬于你的東西了啊!”

    一邊說著,一邊咬著唇。

    “腳放在那里。”

    那知指著便坐。

    “這里怎么可以!”

    “很快就好了,我只是要留點證據,證明老師的屁股是屬于我的!”

    美穗依著那知的話去做,那知從背后抱著她的臀部,yīn莖順著臀部的股間滑落,停在yīn唇的前面。

    他用yīn莖的前端碰觸著肛門處的凹洞。

    “不是那里。”

    美穗小聲制止著。

    “沒關系的。”

    那知一邊說著,突然用力地把腰往上一提。

    “啊!”

    從沒有過的沖擊而來,令美穗的身體大大抖動一下。

    yīn莖慢慢地向肛門口的處女地邁進,那知慢慢地插了進去。

    終于整個yīn莖完全地和美穗的肛門結合在一起,那知說道:“這樣子,老師的臀部便完全屬于我的了!”

    那知對著已失神的美穗的耳邊,向她輕聲地呢喃。

    在一個禮拜前兩家已約定好,美穗和中條以及高冢夫妻在飯店的餐廳一起共用晚餐,而那知也加入。

    圓桌前擺滿了中華料理,可是美穗一點也沒有食欲,只覺得肚子十分地飽脹。

    或許身體上仍沉溺在白天那既如地獄又像天國的官能歡愉波濤之中,所以一點味覺也沒有。

    但是料理擺滿了眼前,也非得塞些在肚子內。但仍聽到高冢夫人郁子說道:“身材太過好了,卻不能隨心所欲地吃自己想吃的東西,豈不可憐?”

    一付酸溜溜的語氣。

    既是丈夫上司的妻子,而且還介紹了這么一間有庭院的房子,所以美穗總常有抬不起頭來的自卑感。而且加上郁子那愛慕虛榮,咄咄逼人的態度,更叫人不敢領教。

    她倆的年齡其實是差不多,但外貌看起來至少差十歲。郁子就像其他的中年婦女一樣,在男人的眼里,早已不是那種有魅力的女人了。

    但是郁子對她的同輩,也就是同年紀的同性而言,卻總是充滿著優越感,因為她的身上穿著高價的服裝,戴飾著高價的裝飾品。

    所以對美穗經常冷嘲熱諷的不外是她對美穗始終看來如此年輕又美麗,可愛的體態的一種嫉妒心理在作祟吧!

    坐在美穗右邊的那知,不時對這位在自己掌握之中的人妻的美麗容顏瞄上幾眼。那眼神就像陷入熱戀般地瘋狂。

    美穗也感覺得到,所以她總是故意避開與他的眼神相交接。這便是少年一意孤行的瘋狂,一旦迷戀上總是焦慮不安,不知該如何剎車。同時那種情熱的深度也使得美穗一股身為女人的歡愉又再度被點燃。

    畢竟,她覺得自己還是美麗的,能夠讓比自己年輕的學生這樣的贊美、愛戀,而且為她瘋狂,使她又覺得自己仿佛已陷入這世上最甜美的戀愛之中。

    而且肉體上又有著丈夫所不會給予的歡喜和陶醉感,使她無法抗拒。

    郁子對那知看美穗的眼神似乎有所感覺,她開口說道:“對了……老師我們家那知啊!明年就得考大學了,一切還得拜托老師……”

    “我身為他們的導師,當然也會盡力,但是一切還是得自己多努力才行。”

    這已經是不知說過幾次的話題了。有關那知的升學,美穗也曾為他考慮了很多,但是又不能特別寬容放縱他,以前就曾被要求,在放假的日子為那知補習的事兒。

    當然這全是在高冢不知情下,由郁子擅作主張提出要求的,而美穗也一口回絕。

    而像今天這事也一樣,郁子總認為,既是鄰居,而且他的丈夫又是中條的上司,加上買房子他們又有援助,所以美穗有義務要做到。特別是大學考試,可說人生的大分歧點,郁子以為做老師的美穗,理所當然應為那知加強功課的。

    “做老師也應該有義務讓學生有那種上進用功的心境才是啊!”

    “嗯……嗯……當然……”

    高冢看到兩人僵持不下,就像往常一樣打圓場。

    “好了……別再強人所難了……你!”

    “啊……我那有強人所難,我只不過是拜托罷了!”

    “那就是強求別人啊!”

    高冢的語氣不慍不怒的,十分平靜。這個人到底在什么時候才會動怒呢——美穗實在想不出來。

    一邊喝著茶,美穗終于想喝點湯的當兒,坐在旁邊的那知,居然伸過手,在桌子下靠近膝蓋處,撫摸著她的大腿。

    美穗裝做若無其事地喝著茶,一邊把右手也放到桌子下,抓住那知的手。

    此時白色的百褶裙已被卷到大腿的一半。

    她想要拿開那知的手,可是那知卻緊按著大腿不放。而且反而更加強行地撫摸到大腿的內側,此時美穗的臉上表情也有了變化,光是眼神就隱藏不住那股驚惶。

    “你怎么啦?美穗……”

    坐在另一邊的中條把臉轉過來,詢問著美穗。

    “嗯……沒什么……”

    美穗含糊其詞的回答著,而那知在此時此刻,居然還不肯放手。

    他一口氣地摸著大腿的最內側,揉搓著她的股膚。

    美穗只覺頭上輕微的眩量,急忙用桌巾的邊角,遮掩住那知的手。

    如此一來,只有任那知隨心所欲了。

    那知悠自得的撫摸著這成熟嫵媚的人妻,那富有彈性又豐滿的大腿,一點也沒有以前的那份猴急貌。

    好像他是在好好品味著已得到手的嗜好品般的,有著一分征服者的手腕。而且看著這位美麗人妻知性的臉龐上,露出爽朗的笑容,其至還默許他在桌子下的玩弄,心中著實雀躍不已。

    那知的手忽地停了下來,因為他觸摸到大腿內側下腹處,有個多余的布料。

    “和我在一起時,請別穿內褲。”

    那知雖曾這么說過,但現在又是外出,而且還和自己的丈夫、高冢夫妻在一起,美穗無論如何也得穿內褲。

    她怯怯地望著那知。而那知的眼神似乎在責怪著她。

    “你又不遵守約定了!”

    “對不起……沒法子……”

    “請原諒!”

    “我才不饒你!”

    那知殘酷的笑容淫現唇端,一邊手指伸向內褲的腰際部分,把其拉扯下來。

    “別過分!”

    但是那知根本不理會。把內褲拉到大腿的內側處。

    美穗不禁打著哆嗦,腰身還反射性的扭動著。

    經過二、三次左右地拉扯,內褲終于完全被褪落至大腿上。

    美穗努力地強裝著若無其事,但是她的面貌似乎不能說是自然,實在可說僵硬得奇怪。

    尤其是在自己的丈夫和高冢的面前,沒穿一件內褲所帶來的羞愧和沖擊,實在也可說是非比尋常。

    那知慢慢地將她的內褲扯至膝下,然后又若無其事假裝手帕掉落在地,低著頭去拾取之同時,一邊就將內褲從高跟鞋處拉下來放到他的口袋內。然后緊接著那知把手放在柔軟的陰部三角洲處的體毛上,慢慢地撫弄著。

    美穗不由得仰起頭,在屏息的緊張感中,成熟的肉體似乎有著一股期待。

    為什么會這樣,美穗自己也無法說明。至少到昨天為止,她并非出于自愿去背叛自己的先生,尤其自己的生活可說幸福而美滿,她是沒有理由去反叛自己的丈夫的。

    但自從昨天被那知親吻著嘴唇,貫穿自己的yīn唇,甚至肛門的處女地也被那知侵犯過之后,她的肉體就仿佛是無時無刻需要那知的愛撫,那知的yīn莖似的淫蕩。

    那知的手指慢慢地滑進狹窄的yīn唇內。

    “嗚……”

    美穗不由地把兩腳合并起來,那指頭輕觸的快感,連雙腳的膝蓋都要麻痹了。

    “腳打開!”

    那知一邊拉扯著她的下體毛,一邊由內側將她的大腿拉開。美穗發抖著,兩腳緩緩地往左右拉開。越是羞怯,那股性的欲望越是突發高漲亢奮。

    尤其隨著那知手指的撥弄,心臟的跳動越是激烈,使得美穗覺得呼吸愈發困難。

    美穗的身體里面猶如燃燒般的渾身發熱,好像全身都要被融化般似的,而且隨著那知手指的撥弄,撫摸的同時,越發明顯地暗濤洶涌。

    那種感覺,就好像平時中條的手指在觸摸時的愉悅。尤其中條比別人更能了解美穗的弱點,可說已經有了然于胸的心得。

    但是現在連技巧尚未十分成熟的那知的愛撫,她的肉體也感覺到十分刺激,連魂魄似乎都要飛到九霄云外似的。

    那知用食指和無名指將yīn唇拉開,然后中指慢慢地沉入那濕潤的入口內。

    “嗚……”

    美穗一時之間皺起眉頭,溫熱的蜜汁不斷地涌出,包裹住那知的指頭。

    “太太……你是不是覺得熱?”

    高冢擔心的看著美穗。

    美穗心頭一震,抬起了臉,趁著這時候,那知的手指深深地放至入口處。

    “嗚……”

    本來從喉頭深處要發出的呻吟聲,美穗拼全力地忍耐著,此時臉上滿臉通紅的表情,也吸引了郁子和中條的注意。

    “沒……沒有……沒什么……”

    說著,咬著牙,連高跟鞋內側的趾甲都彎曲著。

    “是不是料理不合口味。”

    郁子又用酸溜溜的語氣問著。

    “怎么會——”

    一邊說著,一邊下顎也發抖起來。

    “大概是香辛料放太多了。”

    中條說著。

    美穗勉強望著,還勉強地擠出笑容。猶如女學生般的羞怯貌,令中條和高冢都不由得笑了起來,而只有郁子彎唇,吊著眼不屑不顧“我失陪一下。”

    終于脫離了那知的手指,美穗拉整好裙子站了起來。正當要走路的當兒,她才發現連膝蓋都像無力般地虛脫。

    走往化室的通路上,美穗被人從背后一把抓住手腕,一回頭,便被壓在墻壁上,等知道是那知時,唇已被重重地封閉住。

    剛才那悠然自得的愛撫仿佛是說謊般的,年輕的欲望貪婪的吸吮著她的唇。

    而身體已被點燃起欲火的美穗,隨著唇間吸吮的響聲,似乎也滿心期待著這一刻般地熱烈反應。

    一時之間,似乎已忘了這是通往化室的走廊,美穗還伸出雙手環抱著那知的頭。

    “我喜歡你!老師……”

    那知深情的望著美穗,美穗仍覺得很難為情。

    “老師……那你呢?”

    “喜……喜歡啊!”

    美穗的胸部被緊緊握著,一邊陶醉的回答。

    “我愛你。”

    那知用一只手撩起她百褶裙,撫摸著她的體毛。

    “喔……”

    不斷溢涌而出的花蜜,象征著美穗喜悅的深度,美穗也熱烈地卷繞著那知的舌頭。

    “喂……覺得怎樣?”

    “嗯……”

    “你不想要這個嗎?”

    那知把美穗的手拉到他的褲襠處,摸著那凸起鼓脹處。

    美穗屏息著,連膝蓋都顫動著。

    “這……這個……我要的……”

    最好是現在就能好好地含住那知的那根,美穗心里想著,但并沒有說出來。

    “好像還有在懷疑我對你的真心似的!”

    “沒……沒有……”

    “那……為何要穿內褲來?”

    “那是……對不起……”

    “好吧……不過我是屬于老師的,只要老師想要,隨你喜歡我都給你。”

    那知說著,就跪在地上,將美穗的一雙腳用兩手捧著,先吻著高跟鞋的前端,再將鞋子脫下,吻著腳的趾甲。

    “做……做什么……”

    美穗一驚,把腳縮了進來,那知一把抓住她的腳踝,一邊說道:“我也不知道!我愛老師。因此不論在那里都希望如此愛著老師的身體,雖然我愛極了老師的胸部和陰部,但老師的身體各部份我也都愛。”

    一邊說著,一邊用舌頭舐著她腳底。

    隨著甜美的波濤,美穗打從心底震撼。不僅僅是肉欲的感覺而已。

    “老師!不管什么時候都可以來愛我,我的身體、我的唇、肛門、每一個部位都屬于老師的,也希望老師全部的身體都能屬于我的。”

    說著,又熱烈地將唇貼在腳底、腳踝上。

    “我……我知道……高冢君。”

    在那知的熱情之下,美穗溢出的蜜汁似乎沒有停止,越發不可收拾。

    “今晚可以再見面嗎?”

    “嗯……我也想……”

    被那知抱起,美穗的聲音顫抖著。

    “現在馬上就想,我們二人一起落跑如何?”

    “不……不可以那樣……”

    “你不想嗎?”

    美穗十分為難的皺著眉,說道:“當然……當然想做……現在就……”

    “那我假裝人不舒服,由老師送我回去!”

    “可以嗎?”

    “你不想做嗎?”

    “好……好吧……試試看!”

    車子一行駛在道路上,坐在助手席的那知,立刻伸過手來,撩起她的百褶裙,露出她渾圓的大腿。

    “車子在開,很危險的。”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熱門小說: 超級怪獸工廠 最強妖孽升級 反叛的亡靈契約者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獸血暴君,我有種! 進擊的大電影 神通主宰 法師國度 小演員的王妃奮斗史 風淵劍
利来w66 - 利来w66足球在线客户端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