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五十三章 最浪漫的事情

作者:了了一生分類:都市言情書名:失憶之王直達底部
一秒記住 00有愛小說網 www.xmqad.com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00ui.cc

    回到家之后,夏南怕蘇非兒淋了雨會感冒,讓她趕緊的去洗澡,同時也把之前出門時收拾的一套衣服遞給她。

    蘇非兒接過衣服后看了看,臉就不由又紅了起來,因為這廝貼心得讓人感覺發指,這套衣服除了外面穿的,連里面穿的也收拾了一套,而且上下還是配套的款式。

    “趕緊去洗澡吧!”夏南催促一聲后又叮囑道:“記得熱水器的水溫要調熱一點,最好能出點汗,這樣才不感冒。”

    蘇非兒道:“你的衣服也濕了,要不你先去洗吧!”

    夏南道:“我沒關系,你趕緊去吧!”

    蘇非兒只好去洗澡了。

    史香香在一旁始終拿眼看著夏南,這個早上她沒有吃羹,可是卻被灌了一肚子狗糧,胃不舒服,心情也很郁悶,“夏大官人,我今天要干嘛?”

    夏南的心思全在蘇非兒身上,敷衍的應道:“你前兩天剛做完手術,雖然開車什么的不影響,但也不適宜做劇烈運動,你就自己隨便找點什么事干干吧,例如掃掃地,洗洗碗,刷刷馬桶,喂喂雞鴨,嗯,跟爺爺學一下做飯也是可以的!”

    史香香沒說話,只是在心里向他家祖宗表達了深切問候。

    半天之后,蘇非兒終于洗完澡從浴室里出來了!

    夏南這就拉著她進了房間,找來吹風機,給她吹頭發。

    蘇非兒感受到他的溫柔體貼,聲音有些低的問道:“夏南,你現在為什么會對我這么好?”

    夏南疑惑的問:“以前我對你不好?”

    蘇非兒想了想道:“現在好像比以前更好。”

    夏南道:“那是因為你難得回一次家,當然要對你好一點。爺爺不是一樣嗎?你看他又準備去殺雞了。”

    蘇非兒笑了起來,上下仔細看看他后道:“你曬黑了呢,也變得結實了一些。”

    夏南道:“你也瘦了,不過變得更好看。”

    蘇非兒一下就被逗樂了,“你現在越來越討人喜歡哦,專門撿好聽的說。”

    “人總要學著長大的嘛!”夏南應一句后問道:“這個周末作業多嗎?”

    “挺多的!”蘇非兒點頭,隨后又補充道:“不過我昨晚在學校已經通通都做完了。以后也是這樣,絕不把作業帶回家。”

    夏南有些高興的道:“所以周末這兩天可以陪我了?”

    蘇非兒再次點頭道:“對,我都陪著你!”

    夏南立即問道:“睡覺也陪著?”

    蘇非兒又被弄得臉紅了,拿眼橫著他道:“又耍流氓是不是?”

    夏南搖頭道:“我是說晚上陪我去船上守夜!”

    “那當然沒問題。”蘇非兒點頭,發現自己的頭發已經被吹干了,這就讓他收起吹風機,拉著他走到沙發那邊坐下來問道:“我沒在家這段時間,有發生什么事情嗎?”

    夏南想了想道:“發生的事情不少呢!”

    蘇非兒道:“好事,還是壞事?”

    夏南道:“有好,也有壞。”

    蘇非兒道:“那先給我說說好的。”

    夏南這就站起來道:“我帶你去個地方。”

    蘇非兒疑惑的問:“去哪兒?外面下著雨呢!”

    夏南道:“沒事,不遠的,走兩步就到了。”

    出門的時候,夏南撐了把傘,然后招手示意她和自己同撐一把。

    蘇非兒看了看在屋里的蘇興旺,猶豫一下終于還是搖頭,自己另外撐了一把,當著爺爺的面,還是要注意一下影響的。

    夏南便帶著她走到了后面的老屋,然后用鑰匙打開了防盜門。

    蘇非兒見狀不解的問:“咦,這個老屋什么時候換了新門,你怎么有鑰匙?”

    夏南沒說什么,只是拉著她走進去。

    看到了里面既現代又充滿科技感的全新實驗室,蘇非兒吃驚得不行,“夏南,這是你弄的?”

    夏南點頭,“之前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我要弄一些設備來改進誘魚劑的,折騰半個月,終于搞掂了。”

    蘇非兒看著實驗室內全新的裝修,以及那些高端又說不上名字的儀器設備,忍不住問道:“花了多少錢?”

    夏南道:“買設備加裝修,一千一百多萬吧!”

    “一千一百多萬?”蘇非兒驚得張大了嘴巴,“你哪來那么多錢?”

    夏南道:“這就是我要說的壞事了!”

    蘇非兒緊張的問道:“你可千萬別告訴我,你借了高利貸啊!”

    夏南搖頭,“那倒沒有,只是欠了你媽八百多萬。”

    蘇非兒聽得松了口氣,“欠她的還好說,她有的是錢,咱們可以慢慢還的。”

    夏南道:“也不用多久就能還上的,我現在又發明了不少東西。”

    蘇非兒好奇的問:“發明了什么?”

    夏南道:“垂釣鯛魚,以及石斑的超級誘餌!”

    蘇非兒道:“呃?”

    夏南指著周圍道:“這兒不是花了一千一百多萬嗎?除去欠你媽那八百一十二萬,以及之前你給我的一百萬。剩下的二百來萬,都是我去釣魚掙來的,現在我的賬號上還有幾十萬呢!”

    蘇非兒聽得極為興奮,“夏南,你好厲害呢,竟然又搞了發明!”

    夏南被夸得有些汗顏,這可不是他發明的,是系統給的,他只是照本宣科的做出來罷了,不過既然撒了謊,也不介意再撒一個,“我還發明了誘蟹劑!”

    蘇非兒問道:“就是像誘魚劑一樣,可以吸引螃蟹的?”

    夏南點頭道:“對!”

    蘇非兒聽得更是高興,忙問道:“抓了多少螃蟹?”

    夏南搖頭道:“現在還不知道,我前兩天投放到咱們村外面灘涂的爛泥地里去了,可是連著都是暴雨,也沒辦法去看,今天要是能晴的話,得去看看的!”

    蘇非兒道:“那到時我跟你一起去!”

    夏南道:“好!”

    兩人正說話的時候,外面傳來了一個叫喚聲,“南哥,南哥!”

    蘇非兒問道:“外面的人是叫你嗎?”

    夏南道:“對!”

    蘇非兒不解的問:“是誰啊?”

    “這是我要告訴你的另一件事了。”夏南拉著蘇非兒走出去,同時沖外面應道:“阿虎,我在這里。”

    蘇非兒定睛看看,發現門外走進來一個超級黑大個,身軀像座小山似,相貌也有些兇悍,心里有些害怕,不由就躲往夏南身后。

    “丫頭,別害怕!”夏南卻把她拉出來,笑著介紹道:“這是阿虎,他現在給我打下手的。”

    阿虎似乎也知道自己嚇著蘇非兒了,訕笑著問:“南哥,這是誰啊?”

    夏南道:“你叫他嫂子就好了。”

    阿虎立即聽話的喊道:“嫂子!”

    蘇非兒頓時就臉紅耳赤,伸手擰夏南一把,然后壯著膽子道:“阿虎,你別聽他瞎說,我叫蘇非兒。你叫我名字或叫姐就好了。”

    阿虎恍然的道:“原來你就是蘇非兒!”

    蘇非兒不解的問:“你知道我?”

    阿虎指著夏南道:“南哥一天到晚的念叨你,我耳朵都快聽起繭了,怎么可能不知道!”

    夏南的臉上窘了下,忙喝道:“阿虎!”

    蘇非兒則是十分好奇,“阿虎,他怎么念叨我的?你給我說說!”

    阿虎沒有回答,只是怯怯的看向夏南!

    蘇非兒見他似乎很怕夏南,這就道:“你不用怕他,有我在,他不敢把你怎么樣的。”

    阿虎這就壯著膽子道:“我和南哥去釣魚的時候,稍為釣到一條大的,他就說要是我家非兒在就好了,她肯定會高興死的。我和南哥吃飯的時候,他夾一個雞腿又說我家非兒最喜歡吃雞腿了。我和南哥在船上守夜的時候,南哥又說我家非兒在就好了,可以抱著……”

    “打住!”夏南臉上終于掛不住了,“再說中午沒飯上,晚上也沒有!”

    阿虎被嚇到了,趕緊閉上嘴。

    夏南好容易才有機會和蘇非兒單獨呆在一起,自然不希望阿虎這個電燈泡礙事,這就道:“阿虎,今天給你放假,自己玩去吧!”

    阿虎愣頭愣腦道:“南哥,下這么大的雨,我上哪兒玩啊?”

    “隨你便,找香香,找你叔都可以!”夏南說著又問道:“手機帶著嗎?”

    阿虎掏出夏南給他買的手機,“在這呢!”

    夏南便道:“那行,有事我會打你電話的!”

    阿虎便答應一聲,自個走了。

    他走了之后,蘇非兒拿眼看著夏南,眼里滿是戲謔又曖昧的笑意。

    夏南有些尷尬,無話找話的解釋道:“阿虎叫張成虎,是趙廣發的表侄。”

    蘇非兒有些吃驚的道:“趙廣發的表侄?你也敢請啊?他們都不是好人來的!”

    夏南道:“你放心,我已經很認真的觀察過,阿虎跟趙廣發不一樣,憨厚老實,沒什么壞心眼,剛剛你也看到了,反倒是有點缺心眼!他做事也很勤快,唯一的缺點就是吃得多,每頓飯最少八碗打底!”

    “八碗?”蘇非兒驚呼一聲,“一頓就頂我好幾天的飯量了。”

    夏南補充道:“多的時候,他要吃十二碗!”

    “我的媽!”蘇非兒捂著嘴道:“這么嚇人,那咱們一個月要給他多少工資?”

    夏南道:“目前是二千塊一個月。”

    蘇非兒算了一下后,有點心疼的道:“加上他的飯量,一個月得五六千來養他呢!”

    夏南搖頭,“不算貴的,他跟我出海釣魚,釣得比我還多,有時候一天就幫我賺兩三萬。”

    蘇非兒吃驚的道:“賺這么多?”

    夏南道:“丫頭,你還不知道呢,我們現在出海釣魚,差不多每次都有十萬塊左右收入,嗯,前提是你媽要跟我們一塊兒去,她也是個釣魚高手呢!”

    蘇非兒睜大眼睛,“十萬?”

    “我們現在專門釣石斑,隨便一條都好幾百塊錢,而且收購價也高!”夏南說著又補充道:“對了,還有件好事忘了告訴你,我和史香香,以及趙廣發開了一間公司,就咱們村口那間史夏海產貿易公司,專門收購野生海產品,然后供應給史家的大酒樓,所以價格賣得挺高的!”

    蘇非兒聽得驚訝連連,過后又不禁嘆氣道:“看來我在學校呆太久,跟家里都有點脫節了。”

    夏南笑著搖頭:“你始終是咱們家的一員,誰都無法替代的。”

    蘇非兒聽他這樣說,總算是有點安慰,悶悶的道:“真希望高考快點結束,讓我重新做回船老大,帶領你們揚帆起航!”

    夏南笑道:“也沒多長時間,現在六月都過一大半了,七月上旬不就高考嗎?也就剩半個月的時間。”

    蘇非兒道:“說是只剩半個月,但也很難熬呢!”

    夏南道:“那你準備考什么大學?”

    蘇非兒道:“就我們家附近的那所海洋大學。”

    夏南愕然的道:“這么沒志氣,不考清華北大嗎?”

    蘇非兒搖頭道:“不是有沒有志氣的問題!”

    夏南道:“那是實力不允許?”

    蘇非兒有些得意的道:“這次模擬考我考了全校前十,實力什么時候不允許了?”

    夏南不以為然的道:“前十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以前……”

    蘇非兒等了半天,也沒見下文,“你以前考第幾啊?”

    夏南苦笑道:“我想不起來了。”

    蘇非兒道:“夏南,以前的事情,你真的一點都想不起來了嗎?”

    夏南道:“我就記得怎么給別人看病,怎么做手術!”

    蘇非兒道:“除這些以外呢?”

    夏南搖頭道:“記不起來了!”

    蘇非兒微蹙起秀眉道:“那該怎么辦?”

    夏南笑道:“沒什么不好辦的,我覺得現在這樣挺好的,每天都過得很充實,很快樂,沒有煩心的事情。”

    蘇非兒點頭道:“你覺得開心快樂就好。”

    夏南道:“咱們剛剛說到哪了?”

    蘇非兒道:“說到我考了個全校前十啊,我這還是休學一個多學期呢,我要是不休學,前三絕對沒問題。老師也說只要我努力,絕對可以考一個很好的學校!”

    夏南道:“那你為什么選咱們這的海洋大學?好像它不怎么出名啊!”

    蘇非兒沒說實話,只是找了些似是而非的理由,“笨蛋,咱們家以海為生,考海洋大學才專業對口,以后能用得上啊。”

    夏南恍然,“說得好像也是。”

    兩人這個上午,就坐在實驗室的屋檐臺階上,看著浠浠瀝瀝的漫天雨景,聊著分開以來的家常事。

    什么青梅竹馬,什么心有靈犀,什么一見鐘情,都不過是些錦上添花的借口!

    時間才是冥冥中一切的主宰,陪伴則是最浪漫的事情。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熱門小說: 超級怪獸工廠 最強妖孽升級 反叛的亡靈契約者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獸血暴君,我有種! 進擊的大電影 神通主宰 法師國度 小演員的王妃奮斗史 風淵劍
利来w66 - 利来w66足球在线客户端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