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八章 打破天地禁制(第一更 求訂閱求月票)

作者:白駒易逝分類:玄幻奇幻書名:從山寨npc到大BOSS直達底部
一秒記住 00有愛小說網 www.xmqad.com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00ui.cc

    咚!

    咚!

    戰鼓喧天,雷震于耳。

    四城城頭上,已是放置了一面戰鼓,各城城主親自出手敲響戰鼓。

    天地轟鳴。

    一股戰意自所有人的心底涌起。

    原本還在酒樓客棧里面小憩,以及吃喝的修士,都是面色一變,然后不約而同的走了出來。

    此時。

    各城大軍已經集結,沖天的氣血震懾的萬里無云。

    “所有天人,立刻前往天地禁制。”

    “余下修士聽從各城調配,抗令不遵者,殺!”

    “趁機鬧事者,殺!”

    “擾亂軍行者,殺!”

    “臨陣脫逃者,殺!”

    “遵人皇諭令,各宗修士若有不足者,需斬殺相應境界敵軍,斬其首以作軍功,要是沒能填補空缺,戰后必定嚴懲!”

    四名朝廷修士御空而起,身上氣息浩瀚,聲音傳入了每個人的耳中。

    所有修士聞言,都是面色肅然。

    秦書劍也是神色略顯凝重。

    人皇的這道命令,已經說的很明顯了。

    比如說頂尖大宗要求出十名神武境,結果只出了三名,那不好意思,你必須斬殺七名神武敵人,才算是將功補過。

    不然的話。

    那就等著懲罰吧!

    如果是在平日里的話,這樣的決定,必定會讓許多人心生不滿。

    但是此刻,卻沒有人敢于不滿。

    因為戰鼓已經響起,敢于不滿的人,朝廷也絕對不會留手。

    一些被調動情緒的修士,也容不下他們。

    秦書劍看向鄭方等人,說道:“你們留在這里,等待城中調配,不要輕舉妄動。”

    “宗主放心。”

    鄭方微微點頭。

    “你身為大長老,如今擁有生殺大權,任何不聽號令者,殺!”秦書劍掃了眾人一眼,面色也是冰冷。

    頓時。

    所有人都是心頭一震。

    隨后。

    秦書劍攜帶江豐,御空向著天地禁制所在而去。

    城中布有禁空陣法。

    但是還沒有完全開啟,只是限制了天人以下的修士,此時天人大修仍然可以御空飛行。

    秦書劍御空的瞬間。

    其他各城亦是有強者御空。

    所有強者互相對視了一眼,在看到秦書劍的時候,神色都是凝重。

    其中。

    方星闌跟殷半城則是遙遙拱手示意,秦書劍也是拱手回應。

    三方都不在同一座城池。

    所以,直到現在才有機會碰面。

    至于在殷半城身邊的秦元白,在看到秦書劍的時候,不由自主的錯開了目光,似乎不敢跟他對視。

    這樣的事情。

    讓秦書劍眉頭微挑。

    “秦元白是做了什么虧心事,上次避而不見,這次看到我挪開目光,看來是真的有東西瞞著我了。”

    換作以往。

    秦書劍肯定攔下對方,好好詢問一下。

    不過現在的場景不太合適,他也就沒有過多理會。

    身邊的司瀚海嘆道:“幾千年來,老朽也沒有看到過這樣的盛況,整個修行界的頂尖強者全部聚集,真的是讓人意想不到啊!”

    “只怕后面的大戰,更是你我所想不到的。”

    秦書劍淡笑說道。

    司瀚海這老銀幣,總是這樣一副悲天憫人的姿態。

    他都搞不清楚對方真的是這樣的人,還是變態到了這樣的程度。

    司瀚海看著那沖霄的氣血,搖頭說道:“唉,大戰一起,又要死傷無數,能夠生于天地已是極大的榮幸,各族又何苦廝殺不斷。”

    “瀚海兄這就得去問問其他種族了。”

    秦書劍不咸不淡的回道。

    兩人都是以神念傳音,沒有開口交談。

    沒過多久。

    便是來到了天地禁制所在。

    此時。

    人皇已經在那里,除了人皇以外,剩下的各府諸侯,以及朝廷的強者,也盡皆匯聚在這里。

    值得一提的是。

    大昭十三府中,中州府是沒有諸侯掌控,其余十二府各有諸侯存在。

    但前面的造反,八府諸侯被斬殺,只余下四府諸侯存在。

    分別是北云侯、云陽侯、神風侯,還有最后的二五仔千山侯。

    看向千山侯顧長青的時候,秦書劍的神色有點古怪。

    他是真的沒想到。

    千山侯竟然是個二五仔。

    當初對方派人來刺殺他,是真的認為自己有抵擋的把握,還是犧牲掉他,能夠讓其他人更加相信其是反賊的事實。

    在秦書劍看來,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只是千山侯先前明顯給了他補償。

    這時候,秦書劍反而不好發難。

    不過這個時候他也是記下了,有機會得跟這位千山侯好好聊聊。

    在秦書劍看向顧長青的時候,顧長青也是將視線看向他,微笑的點了下頭。

    那個表情。

    讓秦書劍有一拳將他砸扁的沖動。

    于是。

    秦書劍也回了一個自認為熱情的笑容,反倒是讓顧長青神色一怔。

    沒有理會這位千山侯。

    秦書劍頓時將視線,看向了其他地方。

    目光粗略掃過,頓時讓他吃了一驚。

    三個陌生的面孔,俱是大能級別的強者,在看到三人是跟宿戰等人站在一起,秦書劍頓時明白了他們的身份。

    欽天監閣老。

    加上宿戰在內,欽天監如今已是出現了五位大能級別的閣老。

    秦書劍不敢肯定,這是欽天監所有的大能,還是一部分的大能。

    不過想了想。

    他還是認為,這是欽天監的所有大能了。

    畢竟欽天監建立的時間不長,能夠出現五位大能,已經是驚世駭俗的事情。

    除此外。

    朝廷一方的大能還有萬年太子席陽,二五仔千山侯顧長青,以及最后的北云侯蕭乘風。

    如此一來。

    朝廷一方已經是有八位大能,而且還不算人皇這位涅槃境的至強者。

    至于大能以下,也有單昊以及神風侯等入圣巔峰的強者。

    入圣巔峰以下。

    秦書劍也看到了大概五個左右,至于天人四重以下的修士,朝廷一方也有十人。

    這么一算。

    朝廷一方出動的天人滿打滿算,都將近三十人左右。

    再看各方宗門派遣而來的修士,天人加起來也有十三個。

    畢竟一府一個頂尖大宗,這是基本配置。

    不過天尸宗被滅,青羅宗因為站錯隊,也被朝廷給滅了。

    剩下的十一府中,北云府直接出了三位天人,也算是彌補了空缺。

    也就是說。

    朝廷一方加上修行界一方,天人已經達到了四十人左右。

    秦書劍深吸口氣。

    這樣的實力,應該就是整個東部洲人族,可以拿出來的最強力量了。

    場面有些寂靜。

    有的人看向前面的人皇,有的人則是看向天地禁制。

    虛空亂流!

    那是連天人都能毀滅的存在。

    “上古破滅后,萬族圍攻人族,致我人族損失慘重,幸得我人族先輩崛起,才保證我族傳承不滅。”

    人皇負手,看著前面的虛空亂流,聲音平靜的說道。

    不知為何。

    其他人在這平靜的聲音中,卻仿佛看到了昔日的片面景象。

    沒有人說話。

    幾十萬年前的事情,已經被時間長河徹底埋葬。

    但今日。

    人皇卻要將那被埋葬的歷史,重新讓人族知曉。

    “萬族逼迫,我人族強者隕落不斷,那是上古至今,人族最為黑暗的一段歲月,二十萬年前,人族有仙出世,帶領人族抗擊萬族。

    那一戰人族死傷過半,但是仍然是敗了。”

    人皇說話間。

    伸手入虛空之中,隨后用力一拉。

    虛空崩裂。

    浩瀚長河呈現于所有人的眼中。

    長河浩瀚沒有盡頭。

    無數的濃縮到了極致的影像,在長河之中飄蕩。

    隨后人皇又是伸手沒入河中撥動,最后截取了一段影像出來。

    那是萬族廝殺的場景。

    縱然是虛幻的影像,也能從中感受到那股驚天的殺戮。

    有人族!

    也有其他種族!

    但從影像中可以看到,人族是處于被圍攻的狀態,只看到一尊尊強者站出,于萬族的強者廝殺,隨后又是一尊尊強者隕落。

    “時間長河!”戮神刀語氣有些感慨。

    秦書劍神色一變。

    看著那條虛幻的長河,眼神驟然間凝重了許多。

    時間長河!

    承載著過去與未來的時間長河。

    也就是說,眼前的畫面,乃是人皇自過去的歲月中,所截取出來的一個片段。

    秦書劍心中震驚,有許多的事情想要詢問戮神刀。

    但是現在的場景,明顯是不適合。

    至于其他人,看到這里也都是神色無比的震驚。

    既是震驚于眼前的畫面。

    更是震驚于人皇的實力。

    不是每個人都認識時間長河,甚至也不是誰都聽聞過時間長河的存在。

    然而——

    但凡知道時間長河存在的強者,都知道能夠抓取出時間長河,到底需要怎樣的實力。

    只看到長河中影像不斷呈現。

    隨著殺戮的持續,驚天的殺意仿佛能夠沖破長河,使得所有人都是身體微寒。

    人皇說道:“那一戰,上古破滅后人族最慘烈的一戰,那位帶領人族的仙,為了保存人族最后的根基,以自身隕滅為代價,布下了天地禁制。”

    話語說出,手掌撥動。

    最后一尊可怖的背影出現在所有人的視線中。

    只是當那尊背影被呈現出來的剎那,時間長河仿佛被一股恐怖的力量席卷,隨后眼前的畫面便是徒然間崩碎。

    “天地禁制是封鎖也是保護,這是承載了那位仙以及諸多人族先輩的意志,他們希望人族有朝一日,能夠打開這個封鎖,重現上古時候的輝煌。

    二十萬年過去,人族驅趕妖族,爭取到了休養生息的機會,如今東部洲中我人族鼎盛,天地禁制的封鎖已是沒有存在的必要。

    今日通道若是打開,三大部洲萬族仍是亡我族之心不死,血戰在所難免,還望諸君有所準備。”

    人皇用平靜的語氣,闡述著事實。

    單昊冷聲說道:“陛下,如今我人族鼎盛,萬族若敢出手,殺了便是!”

    “殺!”

    “殺!”

    這一刻,戰鼓喧天。

    數百萬的士卒,喊殺聲震天動地。

    ——

    黑海猶如天河般懸掛而下。

    大量強者匯聚在黑海前方。

    “沉河在這里飄蕩了二十萬年,終于是到了消退的時候。”一個神族強者看著前面的黑海,面色也是極為忌憚。

    沉河!

    上古時期仙墜入里面,也會消亡的沉河。

    如果不是沉河阻攔。

    各族早就攻入東部洲,將人族一舉覆滅了,又怎會還有現在的隱患。

    話落。

    一個妖族強者冷笑說道:“人族這些年在東部洲休養生息,聽聞可是孕育出了不少的強者,連我族將近涅槃的存在,都隕滅在了那里。”

    “說起來還不是妖族沒用。”又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強者,不屑說道:“當年人族都被我等先輩打殘,沒想到東部洲的妖族,仍然會被壓制,真的是可笑至極。”

    前段時間。

    東部洲妖族攜帶天妖殿,從沉河中逃出,可是引起了不小的震動。

    當年妖族留下后手在東部洲。

    其他種族,也明白妖族的目的是什么。

    無非是看人族孱弱,想留下部分力量將人族剿滅,然后徹底占據東部洲,作為妖族的另一處根基之地。

    只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

    二十萬年后。

    妖族從趁黑中逃出來,最后告訴其他人,是被人族給打到逃走的。

    這個消息傳出。

    可謂是引起了不少的笑話。

    “竺右,你是在挑釁我妖族嗎?”那名妖族強者,冷冷的盯著說話之人。

    其余的妖族強者,也都是對其怒目而視。

    這個消息,可謂是妖族的痛。

    哪怕東部洲妖族將人族滅掉,然后占據那里,與三大部洲的妖族分化,他們還沒有這么憤怒。

    至少。

    這也證明了妖族的強大。

    可是——

    堂堂妖族被人族給趕出來,那就是鬧了大的笑話。

    竺右眼神微冷,往前邁出一步,說道:“天宏,這里不是你們西部州,要想動手我血靈族隨時奉陪,就怕你妖族不敢接。”

    “那便試試看。”

    天宏也是往前一步,冷冷的盯著竺右。

    頓時。

    妖族跟血靈族的強者,都是怒目對視。

    一時間,劍拔弩張。

    二十萬年過去。

    萬族早就不是一條心了。

    為了爭奪三大部洲的資源,各自廝殺不斷,已經是決裂了。

    如果不是人族要出東部洲的消息傳來。

    他們也不會聚集在這里。

    究其原因,還是因為人族的威懾力太大了。

    上古人族至強者,建立天庭,自號天帝,震懾萬族臣服。

    上古人皇,戰力通天,也是讓各族畏懼。

    可以說。

    上古時期的人族是真的強。

    雖然有的種族跟人族并列頂尖,可真正論及實力的話,根本沒有與人族抗衡的資本。

    哪怕上古早已經過去,人族也已經衰落到了極致。

    但就算是這樣。

    聽聞人族要出東部洲,仍然是引得他們忌憚不已。

    “如今人族即將出東部洲,妖族跟血靈族又何必在這個時候內訌,要是被人族找到機會,可不是開玩笑的。”神族強者眉頭緊蹙。

    作為從人族中分化出來的種族。

    神族對于人族的忌憚,比任何種族都要強烈。

    要是不將人族徹底覆滅,整個神族都是寢食難安。

    聞言。

    天宏跟竺右才壓下了心頭的怒火。

    隨后,另外一個種族的強者說道:“古陀,人族要出東部洲的消息,可是百分百準確?”

    “那是自然。”

    神武強者,也既是古陀沉聲說道:“我族大祭司親自出手卜算天機,沉河消失便在今日,沉河是阻攔我們跟東部洲的屏障,一旦沉河消失,就意味著東部洲跟我們的阻隔消失。”

    “貴族大祭司為何沒有前來?”

    “人族豈是那么容易卜算,大祭司為了卜算人族的消息,已是受到了人族氣運反噬,如今正在養傷,不便親自前來。”

    古陀搖頭說道。

    他沒有隱瞞大祭司受傷的消息,因為沒有那個必要。

    神族最強的人,從來都不是大祭司。

    因此,就算大祭司受傷,其他人也沒有來神族撒野的資格。

    說完。

    古陀看著沉河,面色凝重非常。

    沉河消退,人族出世。

    人族好戰上古時期便是掀起了無邊的殺戮,所謂的萬族臣服,那不過是天帝將萬族殺怕了,才不得不臣服于天庭。

    若非如此。

    萬族又豈會在自己的頭頂上,再找一個天監視著自己。

    也正因此。

    在天帝隕落的時候,萬族才會對人族群起而攻。

    說白了。

    之所以會是這樣的局面,全都是天帝的問題。

    天帝崛起時,斬殺萬族,隕落時也是斬殺萬族。

    這種情況下。

    萬族又怎么會不跟人族算賬。

    神族本來也是人族一員,但有強者看出了人族的末日,率領部分人脫離人族,自號神族,為的便是跟人族擺脫干系,不受大劫影響。

    自那時候起。

    神族就跟人族徹底決裂。

    人族不崛起便罷,一旦人族崛起的話,神族必定是覆滅的主要目標。

    所以。

    神族比任何種族都更加害怕人族崛起。

    在古陀的心目中。

    他也不認為自己是什么人族,哪怕長的像人,也是如此。

    “神族才是天地主宰,人族有什么資格與我神族爭鋒,此次將人族滅殺,掠奪人族剩下的氣運,四大部洲便是以我神族為尊。”

    古陀眼底寒光泛起。

    他不怕人族會有翻身的機會。

    根據大祭司的卜算,以及妖族那邊傳來的消息,如今的人族頂多只有一個涅槃境的強者,就算天人七重以上亦是不多。

    如今各族匯聚。

    單單是天人七重以上的強者,便有不下于數十人。

    如此多的力量匯聚,又豈會怕了人族。

    另一邊。

    大昭強者也都在天地禁制前匯合。

    人皇一步邁出,近乎凝實的長河崩裂虛空而來,隨后便看到他手掌中凝聚出一柄驚天巨斧,向著面前的天地禁制劈了過去。

    一斧落下。

    陰陽分隔。

    破碎的規則仿佛遇到了可怕的東西一樣,紛紛向著左右兩邊退避。

    斧光撕裂虛空,崩裂蒼穹。

    將所有阻攔在面前的虛空亂流,全部都吞噬了進去。

    轉瞬間。

    人皇劈出三斧,手中巨斧劈碎。

    原本天地合成一線的景象,在這一刻驟然間分開,彷如開天辟地一般。

    天地在震動。

    在秦書劍的視線中,一條更加浩大的長河自天穹上垂下,沒入了虛空之中。

    “規則長河!”

    秦書劍深吸口氣,看著眼前的一幕,面上也有震驚。

    人皇方才動用了自己的規則長河,那般凝實的規則長河,跟自己幸運召喚出來的虛幻長河,完全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方才那巨斧,也根本不是什么真元所化,而是規則長河化身。

    此刻。

    天地禁制劈碎。

    仿佛有什么東西被釋放出來了一樣,直接引得虛空中的規則母河呈現于人前。

    所謂的規則母河。

    便是孕育萬般規則長河的地方。

    第一次觸摸了解規則的時候,秦書劍進入的便是規則母河。

    但是他從來沒有看到過,規則母河會以這樣的形成出現于人前。

    “不對!”

    “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規則母河!”

    秦書劍很快便注意到,有的人面色震驚的看向規則母河,有的人則是單純的看向天地禁制破碎的地方。

    戮神刀說道:“規則母河存在于虛實之間,這跟你們召喚出來的規則長河不同,要想看到規則母河只有一種可能。”

    “那便是當你可以了解規則的時候,才能夠看到甚至是進入規則母河里面,達不到這個境界,縱然是規則母河在你面前,也是看不到的。

    以往你可以進入規則母河里面參悟,實則不過是一縷神念進入里面,像如今這般整條規則母河呈現出來,是絕無僅有的事情。

    好好把握住這次機會,要能夠趁這個時候領悟幾分,對你日后跨入天人七重以上,有很大的幫助。”

    其實不用戮神刀說。

    秦書劍此時也都是聚精會神的看著規則母河。

    天人四重以后。

    主要的便是領悟規則。

    此時。

    所有天人四重以上的修士,都是盯著規則母河看,誰也沒想到打破天地禁制的時候,會有這樣的好處。

    至于那些天人四重以下的修士,則是一臉的茫然。

    因為他們發現,大家看的位置好像不一樣。

    一部分人看天,一部分人則是看向天地禁制。

    有聰明的人,頓時明白這其中或許有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機緣,也跟著看向天穹,結果卻發現什么都沒有。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熱門小說: 超級怪獸工廠 最強妖孽升級 反叛的亡靈契約者 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獸血暴君,我有種! 進擊的大電影 神通主宰 法師國度 小演員的王妃奮斗史 風淵劍
利来w66 - 利来w66足球在线客户端官网